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 > 第1086章 冤家路窄

第1086章 冤家路窄

《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 卧牛真人/著, 更新于: 2021-07-22 11:59:10 源网站:菜皮小说

推荐阅读: 元尊沧元图武炼巅峰三寸人间

69中文网 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最新章节!

就算彼此相隔太远,孟超嗅探不到追踪粉末的气息,也没有多大关系。

因为调制追踪粉末的,全都是纯天然的原材料,过一段时间就会自然降解。

若非预先知道配方,谁都不可能发现,这些神庙窃贼的尸体,被人动了手脚。

“我们走吧。”

孟超对冰风暴道,“是时候离开黑角城了。”

“等等。”

冰风暴眼神直勾勾盯着不远处,一束冲天而起,恍若擎天巨柱的怒焰,“那好像是……卡萨伐的气息!”

“是吗?”

孟超高高扬起眉毛。

眼底绽放出强烈的光芒。

承蒙卡萨伐·血蹄的照顾,他在血颅角斗场的地底黑牢,粘稠、腐臭、血腥的污水里面浸泡了足足十天十夜。

倘若离开黑角城之前,不去向这位血颅角斗场的主人打个招呼的话,不是显得龙城人……太没有礼貌了吗?

……

轰!

卡萨伐暴喝一声,覆盖着图腾战甲,包裹着层层怒焰的右腿,真像是他的名字那样,化作一柄无坚不摧的巨斧。

先是高高抡起,举过头顶,和身体呈一百八十度折叠到一起。

随后,狠狠落下,劈头盖脑,砸向一名全副武装还手持盾牌的神庙窃贼。

却是将神庙窃贼连人带盾,砸飞出去二三十米,撞进一片残垣断壁里面,连惨叫声都来不及发出,就彻底断绝了气息。

来自血颅战团的角斗士们立刻上前,扒开废墟,将畸形扭曲的尸体刨出来。

尸体上覆盖的甲胄,因为遭到灵能重击的缘故,再也无法维持固定形态和存储空间的稳定。

伴随一阵光芒闪耀,四五件古代武器和铠甲的碎片,以及异香扑鼻的秘药,全都爆了出来。

卡萨伐的目光从战利品上飞快扫过,鼻腔中发出冷哼,仿佛要烧透天灵盖的满腔怒火,总算稍稍平复一些。

即便如此,他脸上依旧没有丝毫笑容。

萦绕周身,有若实质的杀意,亦令他麾下最受宠的角斗士,都噤若寒蝉,不敢和他目光接触。

没办法,谁叫血颅神庙是这次惊天动地的“神庙大劫案”中,最大的受害者呢?

其他神庙遭到洗劫时,血蹄大军已经在强势回援的路上。

神庙窃贼们争分夺秒,不可能将神庙搜刮得一干二净。

好几座神庙还没有遭到洗劫,或者刚刚洗劫了一半,神庙窃贼就被血蹄武士堵了个正着。

在双方激战过程中,多多少少,神庙里面总能留下几件宝贝。

血颅神庙却是第一座遭到洗劫的神庙。

而且,先后还遭到了两拨人马的洗劫。

孟超和冰风暴先下去了一趟。

神庙窃贼们又下去了一趟。

别说什么拥有上千年历史,蕴藏着强大杀气和澎湃灵能的神兵利器了。

就连起源武士“二四九”的骨头渣子,几乎都没给卡萨伐留下一星半点。

急匆匆回到自家神庙,还抱有一线希望的卡萨伐·血蹄,看到空空如也的血颅神庙,肺叶都快气炸了。

如果说,血颅战团是他在荣耀纪元建功立业,扶摇直上的本钱。

那么,血颅神庙就是他的力量之源。

很多角斗士和各方招募来的奇能异士,都是被血颅神庙中供奉的古代武器、甲胄和秘药吸引,才心甘情愿,为他卖命。

就凭一座空空荡荡的神庙,如何能令这些心高气傲,桀骜不驯的兽人勇士们,继续保证对他个人的忠诚?

这是性命攸关的大事。

卡萨伐来不及雷霆震怒,立刻率领十几名最信任的角斗士,踏上了追逃之路。

幸好现在黑角城里乱糟糟的,很多神庙窃贼和血蹄武士都像是没头苍蝇一样乱撞,总有倒霉蛋撞到他们手上。

连续击杀了三五波神庙窃贼之后,总算从对方怀里,追回十几件赃物。

虽然没有血颅神庙里原本供奉的烈焰战锤“碎颅者”那个级数的神兵利器。

多少都算是打了个底子,稍稍缓解了卡萨伐的焦虑。

就在卡萨伐盘算着,到哪里找更多的神庙窃贼,追回赃物的时候,他发现手下的角斗士们,肌肉都有些僵硬。

“怎么回事?”

卡萨伐微微皱眉,有些不悦地问道。

“卡,卡萨伐大人,这具尸体……”

几名拾掇神庙窃贼尸体,试图将每一枚图腾战甲残片都剥离出来的手下,犹犹豫豫地说,“好像有些问题。”

刚才双方在硝烟弥漫,烈焰冲天,不断崩塌和爆炸的环境中交锋。

交锋过程又是电光石火,兔起鹘落。

并没有将彼此的真面目,看得一清二楚。

直到此刻,角斗士们才发现,这名神庙窃贼的模样,和他们前几次击杀的神庙窃贼大不相同。

前几次的神庙窃贼身上,拥有多个氏族的混合特征,但每种特征都非常稀薄,乍一看去,就像是长出了兔耳、狼牙、猫爪和狗尾的人类。

这是非常典型的,鼠民的外表。

眼前这具尸体,虽然被卡萨伐轰得筋断骨折,血肉模糊。

但通过扇子一样的耳朵,粗壮的獠牙,还有向前凸起的拱嘴,以及周身又粗又硬的鬃毛,特别是双腿末端,偶蹄类的浓烈特征,还是能一眼看出,他是一名血统纯正的野猪武士,是血蹄氏族的一员。

甲胄和武器残片上镌刻的战徽,也证实了这一点。

他不是神庙窃贼。

而是铁皮家族的成员。

是黑角城里的贵族。

角斗士们面面相觑,艰难吞咽了几口唾沫,有些战战兢兢地将目光投向了卡萨伐。

卡萨伐用脚尖扒拉了一下野猪武士稀烂如泥的脑袋。

又在旁边的废墟上,将脚下沾染的血浆,不慌不忙地蹭干净。

“你们是否觉得,这家伙是铁皮家族的成员,我们杀错人了?”他轻轻触碰自己的图腾战甲“熔岩之怒”,令面甲呈现出近乎透明的水晶质感,露出一张满脸微笑,眼里却没有丝毫笑意的面孔。

角斗士们不约而同地打了个冷颤,谁都不敢多说半个字。

“那么,我来问你们,他身上爆出来的这些东西,都是铁皮家族的历代祖先们,曾经使用过的神兵利器吗?”

卡萨伐笑容不变,很有耐心地提醒着手下们。

角斗士们微微一怔,恍然大悟。

的确,他们从这名野猪武士身上搜刮到的战利品,并非全都是铁皮家族的东西。

从铸造风格,形态还有大小来分析,这里面既有蛮象武士酷爱使用的流星锤,也有半人马武士惯用的三联弓,更有河马武士镶嵌在牙齿上面,增强咬合力的钢铁牙套。

因为野猪武士和河马武士的口腔大小以及牙齿形态的不同,最后这种武器,是铁皮家族绝不可能拥有的。

换言之,这名倒霉的野猪武士,本身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这么多五花八门的神兵利器,天晓得他是从哪里弄来的。

“一名野猪武士的图腾战甲里面,竟然存储着大量来自不同家族、不同神庙供奉的神兵利器,这样的家伙都不能算是神庙窃贼的话,还有谁能算是?”

卡萨伐冷冷道,“至于他有可能是铁皮家族的成员?那是当然的!敌人策划规模如此之大的阴谋,将整座黑角城都闹了个天翻地覆,没有内奸的接应,怎么可能办到?

“就算看上去再枝繁叶茂的曼陀罗树,仔细寻找的话,还是可以在树干上找到几条蛀虫,所以,像是铁皮家族这样传承千年的荣耀贵族,出现一两个卑鄙无耻,丧心病狂的不肖子孙,勾结外敌,图谋黑角城里的神兵利器,也是很正常,很合理的事情,对吧?”

卡萨伐满脸微笑,看着手下。

手下们面面相觑,立刻点头如同捣蒜。

“话说回来,铁皮家族和我们血蹄家族虽然恩怨纠缠了上千年,毕竟都是血蹄氏族的中流砥柱,为了整个氏族的精诚团结,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我都很愿意维护铁皮家族的体面。”

卡萨伐说着,忽然抡起残垣断壁之间,一根合抱粗细,断裂的石柱,朝野猪武士的尸体狠狠砸了过去。

顿时将原本就面目全非的野猪武士,砸得更加一塌糊涂。

卡萨伐还不放心,用石柱来回碾压,细细研磨。

直到稀烂如泥的尸骸,再也辨认不出野猪武士的特征,以及致命伤的风格,这才心满意足地拍了拍手,又命令手下引来火源,将尸骸付之一炬,彻底销毁了最后的证据。

“放心,铁皮家族不会死缠烂打的,否则他们就不得不去向半人马、蛮象还有河马武士们解释,为什么铁皮家族的野猪武士身上,会私藏着后者神庙里供奉的神兵利器了。”

卡萨伐宽慰了手下一句。

随后,目光逐渐变得锋利,从牙缝里挤出冰冷的命令,“接着搜,掘地三尺都要将黑角城里所有的神庙窃贼统统找出来——那些獐头鼠目的杂种,当然是神庙窃贼;就算看上去像是血蹄武士的家伙,只要私藏大量赃物,也不能放过,他们必然是神庙窃贼的内应,除非他们乖乖把赃物交出来,否则,我们就有责任为黑角城,为血蹄氏族,清除这些该死的蛀虫!”

“明白!”

手下们精神大振,异口同声。

“卡萨伐大人,两条街之外,好像爆发了激烈的战斗!”

一名登高瞭望的角斗士,忽然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