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天降萌宝求抱抱秦薇浅封九辞 > 第1111章 别太把自己当回事

第1111章 别太把自己当回事

《天降萌宝求抱抱秦薇浅封九辞》 水清清/著, 更新于: 2021-07-22 11:59:44 源网站:菜皮小说

推荐阅读: 元尊沧元图武炼巅峰三寸人间

就龙清河这架势,明摆着就是来砸场子的。

他还挺聪明,也不直接抢人,上来就对着秦薇浅喊了一句“嫂子”,一副秦薇浅和他们才是一伙的,而封九辞则是一个外人的样子,倒是把秦薇浅给喊懵了。

夹在人群中的秦薇浅感觉此时此刻的自己变成了所有人眼中的导火线,她绝美的脸上浮现了几分怒火,说:“我不是你嫂子,我跟你没有半点关系。”

“你日后肯定是要和江亦清结婚的,不是我嫂子难道还是弟妹?你若是喜欢这个称呼也不是不可以,但江家主这个脾气怕是不太愿意。”龙清河饶有兴趣的打趣。

秦薇浅咬着贝齿,说:“龙少想的可真周到,我和江亦清的婚事八字还没一撇呢,不管什么称呼都为之过早。”

“说的也对,虽然没有大婚,但联姻一事已经成为定局,你也属于江家的一份子了,江家主今日专程来接你,你怎有不跟他一块离开的道理?难道是封九辞强迫你留下?既是如此,我会替你好好教训他。”

龙清河笑意盈盈,随着他的话音落下,龙门数百人一拥而上,将封九辞的后路堵死。

秦薇浅说:“不需要!”

“都是自己人,何必跟我客气?我知道你以前跟封九辞关系颇深,此时舍不得甩开他,但你现在已经是江家主的未婚妻了,有些事情你不忍心做,我可以帮你做,比如,让某些人彻底消失。”

龙清河一步走上前,意味深长的目光落在封九辞的身上。

四周的气息在一瞬间变了味。

无形的杀气在空气中萦绕,就连吹过的海风都夹杂着肃杀的味道。

双方陷入了僵局。

丁浩也在龙清河的人抵达“月牙海湾”之后,将还在政方任职的人员撤离。

很快,停留在“月牙海湾”上的政方人员除了丁浩之外,其余人全都被清空,这让老刘心生不安。

“老夫人,丁浩把政方的人都带走了,这样一来,月牙海湾上除了我们就都是江家的人了。”老刘非常担心。

封老夫人说:“刑老的电话还没打通?”

老刘摇头:“没有,一直无应答。”

“邢家的小少爷呢?”封老夫人问。

老刘说:“已经被江家的人遣走了。”

“呵,我倒是小看了江亦清的本事。”封老夫人有些累了,直接撂下摊子给封九辞:“今日这事,你看着办。”

“好。”封九辞很爽快的答应了。

封老夫人转身,就要去找个地方休息。

龙清河没想到这对母子死到临头还这么悠闲,冷嗤:“封老夫人如此悠闲是以为你的儿子今日能保住你想要的人吗?那你可要失望了,这里是江城,不是云城,更不是你能只手遮天的地方。”

已经走出几米远的封老夫人停下脚步,回头,慈祥的笑道:“龙少爷到底是年轻气盛没见过什么世面,我看你年纪小,是个晚辈,今日就不出手欺负你们兄弟两。”

“谁欺负谁,不一定。”

龙清河觉得封老夫人太过狂妄,难道她真的以为自己的儿子无所不能了?这可是在江城,封九辞能翻得起什么风浪?

龙门的人既然来了,封九辞就别想再找外援。

所有前往“月牙海湾”的马路,航道,都被封锁。

龙清河也不想让封九辞太难看,毕竟都是成年人了,他好歹也是帝业集团的总裁。

“秦薇浅,你可以过来了。”龙清河招呼秦薇浅过去。

女孩纹丝不动。

“你放火烧了酒店的事,我们还没有找你算账,你别不识好歹了!”江亦清的声音逐渐变得凶狠。

秦薇浅挑起弯弯的柳叶眉,颇为不满:“火不是我放的,跟我没关系。”

“江家主说是你放的那就是你放的,你现在老老实实的过来,我们可以不和你一般计较,但你若执意要站在封九辞身边,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毕竟那酒店我也是入了股的,江家主可以容忍你,我可容不了。”龙清河直接下达了最后的通牒。

秦薇浅又不是傻子,怎会不知道自己只是他们用来发难的借口?

她也懒得陪龙清河演戏,更不想听他那蹩脚的理由。

“江亦清,这就是你的态度?”秦薇浅直视男人的眼睛。

江亦清深不见底的眼眸闪烁着的光芒,锐利冷漠:“我给你选择的机会。”

“我今日若是跟你走了,你就会放封九辞离开吗?”秦薇浅问他。

江亦清笑了,干净的笑容,说不出的轻蔑。

秦薇浅心中了然,“既然江家主想要对付的人是封九辞,何必又要扯上我的名字?我也不是什么闲人,你们爱怎么斗,随便,但在此之前我要提醒江家主和龙少爷一句,我是萧家的人,动了我,你们什么后果,想清楚了吗?”

“哈哈。”龙清河大笑:“封九辞人都已经在这了,他都自身难保,你还指望谁会为你出头?”

龙清河以为秦薇浅是挺聪明的一个人,没想到自己是高估她了。

整个“月牙海湾”,有一大半都是他们的人,封九辞插翅难逃,这么明显的局面,秦薇浅难道看不出来?

她可真是个瞎子!

“我说的是京都那位。”秦薇浅不卑不亢,清脆的声音非常响亮。

龙清河蹙眉:“京都那位?”

“看来龙少并不清楚,那么江家主一定知道吧,我可听说刑天阔一直很关注萧家的事,想必他对我的身世挺感兴趣的,江家主,您是怎么上位的,旁人不知,刑天阔难道也不知道吗?我今日在这里有个三长两短,你怎想好该怎么交代了吗?”秦薇浅笑着询问。

这话,倒有几分威胁的味道。

龙清河下意识地朝江亦清看了一眼。

江亦清敛起眼底的寒光,说:“刑老和萧家本就没有关系,你一个连姓都没有改的外人,别太把自己当一回事。”

“可若是刑天阔知道我的母亲是江玉兰,我们的关系就大了!”秦薇浅歪着头,细细打量江亦清的身后:“江家主在江城呼风唤雨惯了,也不知道没了这家主之位还会不会如现在这般狂妄?”